第六百一十一章 番外二

布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金碧辉煌的国朝皇城,一如薛筱筱记忆里的模样。

    她站在皇城外仰着头,庄严巍峨的城墙,多少次出现在她的梦里。

    “怎么站在这儿?

    该进去了,可不能让国朝的皇帝等着。”

    一只手牵住了薛筱筱的手,牟朝海眉头微皱,“怎么这么冷?

    让你多穿一些你非不肯。”

    薛筱筱转头看他,露出的笑容里依旧能看出娇俏的影子,“是真不冷,马车里暖融融的一点都不凉,走一走就暖和了。”

    牟朝海却不依她,“你忘了定安王妃说的了,你生阿凌的时候伤了身子,可不好任性。”

    他亲自去拿了一条披风给薛筱筱披上,薛筱筱皱皱鼻子,提到苏姐姐她就没辙。

    “赶明儿得把阿凌带去给苏姐姐养几日,阿宽在苏姐姐那儿待了一阵,回来便懂事了许多,阿凌近来也太皮了些。”

    “你是他们的娘,却总指望着定安王妃帮你管教可还行?”

    两人轻声说笑着进了皇宫,走在宫道上,薛筱筱轻声感叹,“多少年没回来了,等出了宫我得去看我爹娘,还有外祖。”

    此次山窑族族长与王妃来国朝,是为了两族之间更为紧密的合作,牟朝海知道薛筱筱早就想家了,特意带着她回来。

    皇宫里各处都会有一种特殊的香气,高贵典雅,让人无法忘怀。

    薛筱筱走着,一些回忆自动自发地随着香气慢慢变得清晰。

    当年自己每一次进宫,心里都带着期待与忐忑,如今想想,薛筱筱只觉得好笑,那会儿自己刚刚萌生出来的青涩感情,也不知道有没有给别人带去困扰。

    “两位请在此稍后,咱家这就进去通报。”

    很快,他们两被准许入内,薛筱筱与牟朝海相视一笑,脊梁笔直地走了进去。

    殿内,萧离渊坐在高位之上,垂眸看着薛筱筱和牟朝海并肩走来,端庄地朝他行礼。

    曾经觉得淡去的人影,忽然一下子又清晰鲜活起来。

    “无需多礼,朕对你们到来甚是期待。”

    薛筱筱身为牟朝海的王妃,只需要在一旁坐着,两族要事,自然有他们来交流沟通。

    看着自己曾经全心全意仰慕过的人,薛筱筱始终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秀美典雅。

    “王妃此次回京,应是还没见过家里人吧?

    薛家如今在京中地位斐然,家中数人在朝为官,朕很感激他们为国朝所做的事情。”

    “这些乃是薛家应尽的本分。”

    薛筱筱早已不是当年怯弱胆小的性子,应付起萧离渊来已变得得心应手,不失礼数又面面俱到。

    萧离渊问了她几句话,薛筱筱都能如常应对。

    萧离渊笑起来,“你与从前,确实变了许多,从前你跟朕说话,连头都不肯抬。”

    这话其实是有些过了,萧离渊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会这么说,或许是薛筱筱的到来,让他对曾经生出了许多怀念。

    薛筱筱看了一眼牟朝海,忽然轻笑了起来,“皇上说的是,人都是会变的,我也不能总唯唯诺诺,那样的话,如何才能站在夫君身边?”

    她的话让萧离渊有一瞬间的怔忪,不过很快,他便将话题引开。

    ……萧离渊和牟朝海有要紧的事情要商议,薛筱筱则被允许去拜见宫里的娘娘们。

    她直接去了皇后娘娘那里,见了不少宫中妃嫔,这些妃嫔知道皇上对山窑族的重视,因此对薛筱筱的态度十分的好。

    说说笑笑了一阵,皇后娘娘让其他的妃嫔都退下,只留了薛筱筱一人说会儿话。

    “她们呀,是久闻山窑族王妃的大名,今日得见,难免控制不住,可吵得你头疼了?”

    “多谢娘娘关怀,我并没有觉得吵闹,反而觉得很是热闹。”

    “听说山窑族的男子,即便是族长,也一辈子只会娶一个女子,可是真的?”

    薛筱筱轻抿嘴唇笑着点了点头,“确实如此,这是山窑族的风俗,那里的男子都是如此。”

    “那样……一定很好吧。”

    身为女子,不必担心会有人来分了夫君的欢心,不必担心自己在家里的地位会受到威胁,不用胆战心惊,只需要做好自己的本分,便能与自己的郎君相守白头。

    皇后伸手扶了扶头上的凤钗,振翅的金凤口中衔了一颗硕大的明珠,熠熠生辉。

    “其实本宫也一直都很想见一见你,你可知道为何?”

    薛筱筱轻轻摇头,就见皇后瞧她的目光慢慢变得微妙,“因为本宫很想知道,能让皇上一直藏在心里惦记的女子,究竟长什么样。”

    皇后轻笑一声,“今日总算是见到了,似乎,也没有特别出众的地方。”

    薛筱筱的表情淡淡的,听见皇后的话并没有什么变化,她甚至笑了起来,“娘娘忘了,皇上登基,我还未曾离京,我与娘娘其实是见过的,只是娘娘并没有注意到我罢了。”

    “哦?”

    “只不过也仅仅是一面之缘,不过娘娘龙章凤姿,我对娘娘的印象确实极深。”

    皇后见薛筱筱轻描淡写地揭过去,顿时也觉得自己今日是有些失态,方才说的那些话,便也只当做不存在。

    身为皇后,对着外族王妃说这些,很是不合适,但皇后知道皇上心里一直有个结,虽然他从未提起过,但一直都在……从皇后那里离开的时候,薛筱筱起身给她行礼。

    “皇后娘娘,我今日是随我的夫君来国朝拜见皇帝,在我们山窑族,男子一辈子只会娶一个女子,我们女子,也一辈子,只会对我们的郎君倾心。”

    她说完,垂着首恭敬地退出去,端坐在殿内的皇后愣了一会儿,忽然轻笑起来。

    “不得不说,本宫确实,有些羡慕了……”……牟朝海特意过来接薛筱筱出宫。

    她出去的时候,看到牟朝海站在阳光下,见到了她便露出温柔的笑意,薛筱筱仿佛身上也洒了阳光一般。

    出嫁前的忐忑与不安,便是被这样的笑容和呵护慢慢驱散。

    皇上说她与从前不一样了,那是因为有人一直在护着她,她便也能生出想要与之相配的勇气。

    皇后与她说的那些,换做数年前的薛筱筱,可能会在心底掀起波澜,但如今,完全不会。

    薛筱筱笑着上前,挽住牟朝海的胳膊,“我娘在信里总说,让我不要欺负了你,咱们回家,这就去给娘看看,我可没欺负你呢。”

    牟朝海眼里的笑意星星点点,“好,咱们回家。”

    心意相通,才是感情最好的归宿,薛筱筱很庆幸,感谢当初勇敢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