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8谁去救赎

笔龙胆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二天,省委书记戚明正式外出视察。他视察的主题是安全生产和施工安全,重点检查中西部大动脉高速公路建设。因为很少有省委书记和省长一同外出视察的情况,所以作为省长的梁健留在省政府,作为分管城建、交通和安全生产的副省长胡小英陪同前往。有关地市和施工单位,都营造了最为隆重的氛围,来接待省委书记戚明的视察。

    最后一站来到了银怀市,中西部大动脉的严家岭隧道就在银怀市乌山县。戚明的视察按部就班,他要求先去看隧道施工现场,并且戴着安全帽,深入隧道内部。省台的媒体扛着摄像机一起进入,记录戚明深入生产一线、与作业工人热情握手的感人画面,记者连标题都已经想好了:省委书记亲临一线检查安全施工,要求地方和施工单位切实肩负安全生产重大责任!

    副省长胡小英、市委书记李惠和乌山县长何洁玉,千寻集团建筑公司的老总以及随行的省直部门负责人也戴着安全帽,紧紧地跟随。从千寻集团建筑公司老总的介绍中,胡小英判断,他们的技术是过硬的,在施工安全上思想认识上是重视的、措施也是比较到位的,现场也井然有序。胡小英看过之后就放心了。

    但是,从隧道中检查出来,戚明发表的一番话,却让胡小英的心纠了起来。戚明面对胡小英、银怀市领导和党报媒体道:“中西部大动脉高速公路建设,是今年我省的一个重大工程,对中西部发展具有很大的推动意义,所以一定要按时高质建设好!同时,人命关天、生命重于泰山,我们必须始终把安全生产、安全施工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在这条高速建设上,我们不能出人命,甚至不能发生重大事故!严家岭隧道,建设进度还可以,但是在安全施工上还存在很多隐患!今天我提出来,具体的隐患,胡省长、李书记和千寻集团的建筑单位,肯定比我更专业,所以你们自己去找……如果发生任何的重大事故,省委省政府要严肃追究责任!”

    现场的人,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般,这么大的领导,到现场视察都是以鼓劲为主。可是,戚书记这一上来,就把追究责任挂在嘴上,多少让人觉得有些不吉利。但是,这也许是因为从华京到地方,如今都很重视这一块,所以省委书记才会亲自带队来检查工作,并提出如此警示。如果从这一点考虑,又是情由可原的。

    胡小英虽然也有忧虑,但还是往好的方面在想。

    但是,接下去戚明的举动又让胡小英的心里疑窦丛生了起来。那就是,戚明到银怀市开会,同时过问省政府与千寻集团、银怀市和乌山县与施工标段有没有签订施工安全责任书?

    自从胡小英分管建设、交通工作之后,她狠抓安全生产和施工安全,责令有关部门对所有省政府当年重点项目安全责任书都进行过严格审核,对不规范的要去重签,所以基本做到了责任到人。所以,各种责任书都是齐备的。没有想到,戚明又说:“胡省长,还有你们各市、省直部门领导和施工单位的负责人,现在责任书都签订了。但是,责任绝对不能停留在纸上,必须压到肩膀上。如果出了问题,我们是绝对不会手软的,请大家绝对不要抱有侥幸心理。”

    他又转向了胡小英:“胡省长,今天梁省长没有来。关于安全生产和施工安全,今天我提出的要求,请你带回去,也向梁省长作一次完整的汇报。如果省政府的重大工程,出现重大安全问题,直接负责人是你,主要负责人就是梁省长,这一点请务必引起高度的重视。”

    胡小英清晰地嗅出了戚明话中的火药味,但是她很是镇定地道:“戚书记,今天你的重要讲话精神,我一定会向梁省长作一次详尽的汇报!”

    当天的视察结束后,胡小英回到省政府都已经晚上八点了,她却在路上就已打电话给梁健了。所以,梁健还在省政府等她。听完胡小英的汇报之后,梁健靠在沙发中陷入了沉思,好一会儿,他才问道:“戚书记这次视察的真正用意是什么呢?是真的为了提醒我们?”胡小英道:“我有一个不好的猜测。”梁健道:“你说来听听。”

    胡小英说出来之后,连梁健都很吃惊。他说:“应该不会如此疯狂!不会!”胡小英说:“防人之心不可无。”梁健说:“可是,一条中西部大动脉,有那么多标段、那么多隧道,防不胜防啊!”胡小英也陷入了沉思,的确,如果有人想要搞事情,随便找一个地方就可以。两人商量到了深夜,也没有商量出一个所以然来。

    第二天,省内各大媒体上,争相报道了省委书记戚明视察安全生产和施工安全工作的情况,特别对戚明提出的具体要求,写得特别详细。这些都是一个信号,甚至可以说是一个不好的信号。这再次引发了梁健的高度关注。

    在永创集团宁州公司宽敞的总裁办公室内,向明远接见了两个人。今天,向峰经戚明同意,也来谈这个事情。向明远接见的两人,是负责定向爆破的人员,他们对涉及爆炸的任何事情都了如指掌。向明远冲着其中一人说道:“你看看,用什么方式最好?”那人因为激动,双手都在颤抖:“我认为用瓦斯爆炸的方式,最无迹可寻。”其中一人却很是担心:“这事……会死很多人……如果被查到,我们会……”

    向峰忽然怒斥道:“谁让你们被查到了!如果不想干,就立刻给我滚!别以为你们两人干的好事我们不掌握。你们俩都曾私藏、私售炸药,还有吸食毒品!我们爆出去,非但千寻集团会开除你们,还足够你们蹲个十年二十年的牢了。”那两个人都是浑身一个机灵。

    此刻,向明远将一个袋子从桌子底下提了起来,扔在了桌子上:“如果你们同意接受这个任务,这个一百万就可以拿去。干好了,还有一百万。”那两个人的脑袋挤在一起,朝里面看了看,又都抬起头来,看向向明远和向峰,“我们干!”他们知道自己别无选择。

    向峰就说:“三天之后,上午十点。”这个时候,在隧道中,是人员最齐的时候,发生事故的影响力也最大。

    这两个千寻集团的爆破人员,这两天拿了一百万,就一直在宁州花天酒地。其实,他们内心也紧张得不得了,第三天他们要去做的事情,是伤天害理、罪孽深重的事情,做了那个事情之后,就算他们的身体不会被关入监狱,他们的灵魂也将万劫不复了。所以,他们只好用酒、毒和女色来麻痹自己。

    终于捱到了在宁州的最后一晚了。第二天一早四点半他们就要包了车,前往乌山县的严家岭隧道了。已经是晚上的十一点多了,喝了大酒的两人,来到了一家宵夜店,吃了点薄皮馄饨,即将离开时,其中一个显然有些喝大了,口无遮拦:“明天……隧道……血肉横飞……人间地狱……”另外一个还有些理智,赶紧捂住了那个人的嘴巴,两人逃也似地离开了宵夜店,没入了夜色当中。

    从宵夜店中,有一个人追出来,想要拦住这两个人,却已经不见说话人的踪影。追出来的人,不是别人,而是汤东明。

    汤东明是戚明的前秘书,现任宁州市委副秘书长。他一直加班到这个时候,感觉有些饿了,就打算吃点宵夜再回去,没有想到无意间,听到了“明天……隧道……血肉横飞……人间地狱……”这样疯狂的话。不完整,涉及到的信息却无比严重。

    所以他赶出来,想要拦住那两个说话的人,却发现已经晚了。一看已经快到凌晨了,但是汤东明因为长期担任秘书,政治敏锐性很强,他毫不犹豫,打了电话给梁健:“梁省长,我有非常重要的情况向您汇报。”梁健说在房间里等他。半夜里,汤东明赶到了梁健的招待所,一听这个情况,梁健就打电话给胡小英。大概半小时不到,胡小英就到了,三个人商量了起来。

    汤东明说:“我现在只知道是明天,还有就是隧道。但是,不知道是明天什么时候,是哪一个隧道。”梁健问道:“中西部大动脉有多少隧道?能不能都做好防范措施?”胡小英说:“共有六百多个隧道,如果都要防范,没有那么多的人力物力啊,关键是时间太紧迫。”梁健说:“能否通知所有的隧道,明天全部停工。”胡小英说:“只能这样了!但是如今是半夜,并不一定能联系到所有的施工单位。”梁健说:“事不宜迟,先通知。”

    胡小英就拿起电话,通知了省交通厅的领导,让他们下发通知,同时让省政府办公厅通知有关地市,发动职能部门提前到各个隧道,阻止施工单位进入施工。一直到早上六点多,还是有些地市的部门和施工单位联系不到。有些隧道因为赶进度,早上六点多施工的民工已经进入隧道内作业了。包括银怀市乌山县的严家岭隧道。

    此时,梁健和胡小英真的都有些着急了。

    梁健的脑海之中,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想要阻止这场灾难的唯一办法,就是找到这个事情的幕后主使。”胡小英:“幕后主使?没错!只要找到幕后主持,让他停止这些恐怖举动,灾难才能避免。”汤东明也重复了一句“幕后主持”,然后转向了梁健,又看了看胡小英。

    三人几乎都异口同声:“戚书记。”梁健说:“戚书记,应该知情。”胡小英道:“但是谁去说服他?他会听我们的吗?”汤东明忽然道:“我去。”胡小英问道:“你去,能说服戚书记吗?他会听你的?”汤东明:“不管怎么样,我曾当过他的秘书,对他的性格还是有些了解。梁省长、胡省长,请你们让我试一试吧。”

    梁健和胡小英互看了一眼,点了点头。梁健也站起来,从抽屉中拿出了一叠材料,递给了汤东明:“你拿着这个去找他吧。”

    汤东明接过了材料,离开了招待所,进入了宁州的晨曦之中。《权路迷局》即将大结局,新书《商途》(作者笔龙胆1)已经上传。了解新书详情,可关注我的个人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感谢一路支持,新年我们继续一路相伴!